国外剪纸

【国外剪纸】对日本切绘及其衍生品的思考 / 曹璐

作者:曹璐添加时间:2018/12/14

切绘衍生品·手机壳
 
       提到日本,人们脑海中映出的第一批词汇,通常是区分不同人群的一种快捷方式。反映出“断舍离”、“整理术”的是一类人;反映出“宫崎骏”、“海贼王”的是一类人;反映出“优衣库”、“无印良品”的是一类人⋯⋯
       在我的脑海中,提到日本,反映出的第一批词汇中,“切绘”二字不容忽视,从“宫田雅之”、“藤井增藏”、“泷平二郎”到“苍山日菜”、“青木文明”、“小岛菜穗子”⋯⋯
       日本之美的核心在于,日本人对自然的无比敬畏和对秩序的无比迷恋。当剪纸这门发源于我国的古老艺术形式传入日本之后,经过百年的发展,被演化为一种“切”与“绘”相结合的同母异子的兄弟形式,既有中国剪纸的影子,又有日本独有的极致特色。
       不同于美国的颠覆性创新,日本的创新形式可以被定义为一种“维持性创新”:把别人擅长的东西做到极致,从各方面都做到极致,继而生出一种“道”,然后再反哺其母,武士道、跆拳道、茶道都是先例,如今,剪纸这门我国古老的传统艺术,也被日本重新注入了一种本土血液,渐渐传回我国,重新被国人认识和喜爱。
 

切绘衍生品·台历
 
       最近,我开始关注日本新兴的一种叫做“剪纸设计制作所”的机构,这种机构采用集体设计、制作、销售的模式,弱化设计者的独立存在,取而代之以一个团队的形式,作品及衍生品迎合市场,内容丰富,迭代迅速,使切绘作品的归宿不再拘泥于展览和插图,而是对接入一个组织,该组织自成体系,自筹资金,而后以市场回报艺人,鼓励艺人用心创作。
 

切绘衍生品·藏书票
 
       我能够找到的切绘衍生品包括日历、手机套、手机壳、手账等小物,也有服装鞋帽等日用品,同时该机构也对外出售切绘艺人的原作、藏书票以及镜框等周边物品。
       我国的剪纸艺术家们,现在也有类似的共同需求,比如统一的作品展示平台、衍生品的统一设计和销售、首发图样的确认和保护等工作,都不是靠某一处地方政府资助某一位艺术家就可以完成的,分散在各地的资源和信息,虽然借助互联网可以互通有无,但却做不到协调统一,大家总是各自为营的埋头苦干。

切绘衍生品·帽子


切绘衍生品·拖鞋
 
       我们需要放眼世界,扩大格局,用所有最先进的思想和方法武装自己,但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要丢了自己的风格和优势,不要在学习他人的时候,单纯的为了模仿而模仿,“学者生似者死”的道理,是普世的智慧,我们一定要明确该学习什么,“没有刀,没有枪,敌人为我们造”是可以的,但如果站到敌营去了,那就是完全的失去了自我。当然,这个比喻并不恰当,艺术中没有什么敌我,我们随时要防范的敌人是来自我们自身的惰性和贪婪,采用“山寨”的拿来主义方式,或许短期可以得到名利,但眼光放得长远一点去看,这样的模仿或者说是抄袭,百害而无一利。
       这是一个强调分工和协作的时代,也是一个日新月异不进则退的时代,只有打开视野和思路,更多的包容和学习,才能避免中国剪纸在新的世界格局下,一面孤芳自赏,一面一败涂地。
上一篇:【国外剪纸】英国剪纸艺术家罗伯特·瑞安(Robert Ryan)/ 曹璐 下一篇:【国外剪纸】剪出色彩与刻出绘画 ——亨利·马蒂斯与剪纸艺术 / 张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