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收藏

【剪纸收藏】中国美术馆的民间剪纸收藏系列之六——东北剪纸 / 王伟

作者:王伟添加时间:2018/12/14

图1《满族的传说》·金雅贞·吉林通化
 
       在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各地剪纸中,无论从作品数量、作者群体还是系统化程度上来看,东北地区并不突出。然而,白山黑水相传为满族人的故乡和满族文化的发源地,所以这一区域的剪纸带有独特的满族文化的印记。中国美术馆所藏东北剪纸以吉林通化和黑龙江海伦两地剪纸为代表,这些作品涉及满族人民的宗教信仰、节令习俗、日常生活和神话传说等内容,充满浓郁的满族风情,具有独特的历史与民俗价值。
       通化位于吉林省南部、长白山腹地。由于清代实行封禁政策,以及长白山地区林密、寒冷、偏远的气候与地理环境,致使满族遗存的文化艺术长久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20世纪80年代初期,吉林通化师范学院教授王纯信经过调查,发现了倪友芝、金雅贞和侯玉梅等一批满族剪纸艺术家,她们的作品保存有大量满族独特的历史与民俗内容(图1)。此发现确立了满族剪纸这一民间艺术品类的存在,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


图2 《嬷嬷人》·倪友芝·吉林通化


左图:图3 《罕王爷的故事》之一·金雅贞·吉林通化     右图:图4 《罕王爷的故事》之二·金雅贞·吉林通化


左图:图5 《老两口和小两 口》·倪友芝·吉林通化       右图:图6 《挖参》·倪友芝·吉林通化
 
       从1986年开始,中国美术馆陆续收藏了金雅贞、倪友芝和侯玉梅三位艺人近百套剪纸,这些作品不仅有从祖辈传承下来的样式,也有自己的创新,还有的在各类大赛中获得过奖项。这批作品可以分为四个类别,其一是表现满族图腾信仰的嬷嬷人(神)与回头鹿等动物。满族信奉萨满教,属多神崇拜,其中以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相结合为最显著的特征。在诸神灵中,据说仅嬷嬷人就有160多种。嬷嬷人分管婚丧嫁娶等诸多事务,所以在满族民间得到广泛的崇拜。倪友芝创作的嬷嬷人为满族人扮相,正面站立,除了分开的手指和简单的五官外,几乎再无多余的细节与装饰(图2)。这种简单到极致的造型,充满肃穆而神秘的气息,如图腾般令人望而产生敬畏之心。其二为神话传说,如金雅贞的《罕王爷(努尔哈赤)的故事》(图3、4),倪友芝的《罕王降世》、《乾隆下江南》以及侯玉梅的《满族祖先布库里雍顺》等,主要根据长白山区流传的关于满族祖先的传说故事而创作。作者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开拓了新的题材,充分展示了她们具有非凡的叙事能力和高超的艺术才能。其三是传统习俗,如金雅贞的《满族夫妻拜年》、《旗人结婚》,倪友芝的《端午节插艾草》等。最后一类是生活与劳作,代表作品有倪友芝的《老两口和小两口》(图5)、《挖参》(图6)等。这些作品以独特的视角和手法,表现了长白山区满族人传统的生活与习俗,风格粗犷、简洁、老辣,具有纪念碑式的意义。


图7 《七月七牛郎会织女》·金雅贞·吉林通化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批满族剪纸艺人中,金雅贞的作品风格最为独特。和其他人相比,她似乎更善于用点(以点燃的香头在纸上烧出小孔),使画面呈现出层次感和装饰韵味。其次是长线条的运用比较普遍,如《罕王爷的故事》中对柳树等自然物的刻画,有些甚至已然超越了传统剪纸的造型语言,而具有了某种“当代性”。最能展示金雅贞艺术天赋的是她对画面的把控能力,不论多么复杂的故事情节,她总能不拘一格,以灵活多变的构图与叙事方式予以表现。作品疏密得当,轻松自然,又充满想象与童真(图7)。金雅贞的作品蕴含深厚的满族文化与历史,又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特点,是满族民俗艺术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
 
 

《阁楼》·徐凤琴·黑龙江海伦


左图:《三娘打水》·赵凤英·黑龙江方正县     中图:《西游记》之一·曲桂芝·黑龙江海伦     右图:《西游记》之二·曲桂芝·黑龙江海伦
 
       在中国现代剪纸艺术的发展历程中,黑龙江海伦剪纸不仅起步较早而且获得过广泛的声誉。早在1965年,海伦剪纸作品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展览,在国内产生了很大影响。1984年,我馆首次收藏了海伦地区的剪纸近300件,创作时间在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涉及作者20人,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付作 仁、徐凤琴、曲桂芝和孟尚氏等。尽管海伦剪纸结合时代发展,在创新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美术馆剪纸收藏的主要方向,是赶在即将到来的工业化之前,迅速抢救和保存原生态的剪纸艺术。所以,我馆收藏的此批作品属于传统海伦剪纸,题材多为寓意吉祥的花鸟鱼虫纹样,少有人物出现。其用途除了常见的室内装饰之外,还有不少用于鞋底、围嘴和被面等刺绣底样,以及祭祀用的供品花样。


《八仙》·王美华·辽宁东沟
 
       除了吉林通化与黑龙江海伦两地之外,我馆在东北地区的剪纸收藏还涉及黑龙江的方正县、吉林的吉林市以及辽宁的沈阳、铁岭、宽甸和东港等地。由于分布地域比较松散,剪纸数量也十分有限,故此不再展开叙述。
       东北三省有着七十八万多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世代生活着满、蒙、锡伯和鄂伦春等十余个少数民族,不同的习俗与生产、生活方式,催生了多样化的民间艺术。其中,满族剪纸是最为独特的艺术样式之一。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东北地区剪纸以满族剪纸为主,虽然涉及了几个重要的区域和几位有代表性的剪纸艺术家,但对于复杂而多样的满族剪纸而言显得远远不够。如国家级非遗项目医巫闾山满族剪纸,我馆目前暂无收藏。


《东北大秧歌》·侯玉梅·吉林通化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满族人创作的剪纸不一定是满族剪纸,而满族风情题材的剪纸也不都是满族剪纸。满族剪纸是满族人民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形成的一种与其自身的信仰和习俗密切相关的民间艺术,在一定程度上保存和记录了满族人民的文化历史,具有独特的民俗与艺术价值。这即是我们甄别、品评满族剪纸的依据,也是中国美术馆在收藏工作上需要遵循的一个重要标准。
 
上一篇:【剪纸收藏】中国美术馆民间剪纸收藏系列之五——山东剪纸 / 王伟 下一篇:没有了